亦川

却道天凉好个秋

生气,发了好几遍,一直不成功,换成图片试试

【现代au】情书(1-5)

2015/8/16

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班上有个男生长得一副很拽的样子,看着就很欠揍。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从香港过来的,怎么,香港人了不起啊。

学校宿舍的条件比想象的好,四人间。不像马天宇去的那所高中,宿舍是六人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很拽的男生跟我是舍友,哦对了,他名字是陈伟霆。


2015/8/18

没想到军训这么辛苦,看新闻说今年夏天是40年来最热夏天,太倒霉了。才短短两天时间,整个人就已经晒黑了一圈。

不过那个香港人性格挺好的,笑的时候,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了。尤其现在晒黑了,牙齿就更加白了,听说班上女生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牙齿精”。


2015/8...

十年心。:

让大家失望了,这张图原片就长这样,看个意境吧。(打了logo 所以勿二改即可)

简直是如梦似幻的一天,说几个触动我的小细节好了。

>>>你叫的名字最好听
李易峰走上红毯没多久就开始和主持人互动,主持人说“峰峰今天是为了好朋友来的”,然后他就笑了,说了“威廉”。
讲真他后面说的话我都没记住,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他这么叫陈伟霆,我甚至希望这两个字以后就留给李易峰专享好了。
然后说到拍戏受伤,他叫人家“注意身体早日康复”也是一脸娇嗔我也不太懂是为什么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管好好吗。

>>>随便你们拍
入场之后两位白马王子就自然而然坐在一起了,一群媒体带着打光板和大炮围在他们前面,之前在北京Vogue上出现过的正宫娘娘范儿立马再现。大家应该已经看到很多媒体拍的了,我想说,他俩自成一圈,旁边的明星和嘉宾都默默退散了好吗,所以两个人坐了三张椅子嘛。

>>>说不完的悄悄话
正式看电影之前有一段时间,两个人完全旁若无人,陈伟霆的头从头到尾没转向过除了李易峰之外的方向,李易峰除了面向前方就是看着他(我站在他俩背后通过后脑勺判断),陈伟霆说着说着就笑了,真的超宠,真的超甜,于是我隔壁的工作人员小姐姐也打开了手机拉近镜头对准他俩拍起了小视频……。
电影开始之后,陈伟霆开始左顾右盼明显在意起来,李易峰应该是很专心地看完了全部,然后给了不错的评价,因为陈伟霆又笑了。

>>>和你一直在一起
首映结束之后是明星嘉宾上四楼的私人活动合照时间,全场一下子一片混乱,只有他俩坐在椅子上交谈。等到别的明星走的差不多了,他俩才一起起身走了,陈伟霆在前面回了好几次头。

如果2015年是初见相识,是“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没想到后来关系那么密切”,那么2017年就是老夫老夫,是“永远不分开的loveu2”。

从活动公布到壹峰信公布行程,我都不相信李易峰会赶来上海参加这个似乎与他关系没那么大的活动,他也是很难得一改往日出席五分钟的作风,从头到尾一直参与。刚和朋友聊到,“你会为了一个同性的别的公司的朋友,专门去参加一场活动吗?”

答案很清楚了。

我觉得峰峰和威廉这两个称呼应该留给他们彼此,所以李易峰和陈伟霆先生,祝你们继续好好相爱,以你们的任何方式。





阿柒柒
6.17

[知乎体]如果现在发生战争,现在的中国人还能像以前一样有不惧牺牲保家卫国的精神吗?

知乎用户 小星星 

     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因为在战争面前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如果一定要回答,我一位爷爷的故事应该能很好的答复。

    爷爷家里也算是大户人家,年轻的时候喝酒玩牌样样精通,据爷爷说是陪家里太太,耳濡目染学会的。放到现在,就是一个富二代,还是个吃软饭的富二代。

    孤岛时期,爷爷在汪伪政府工作,当了一个小队长。当然这只是他的表面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是gcd的一名特工。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日常只是去...

存个档

『此去西洋,应深知中国自强之记,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非常喜欢这句台词。

时光变迁

洗头之正经结尾

没想到上篇洗头竟然有那么多人给了小红心,太感动了!

张启山最终还是替陈深洗了头。张启山是第一次给一个人洗头,陈深也是第一次把头交给张启山负责。两个新手的第一次无疑是惨烈的,那个下午,站在院子外的小兵时不时听到争吵声,金属撞在石板地上的声音甚至还有肉搏声。小兵敲了一次院门,询问是否有事,张大佛爷回:“没事,任何人都不许进来。”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喘息。


等到他俩从院子里出来,除了陈深的眼睛红红的,头发有一些蓬乱,以及他俩都换了一身衣服,他和张启山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晚上,陈深坐在走廊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张启山,你看今晚的月亮是不是特别大,又大又圆。”张启山坐在书房里,正在看...

洗头

陈深理发店是一条龙服务——剪头,洗头,有时候心情好,陈深还会帮你吹干。虽然陈深至今也没有一家自己的理发店。


张启山是陈深的客人,之一。张启山很喜欢陈深帮自己洗头时,手指穿梭在发间的感觉,指腹擦过头皮,舒服得让人什么都不愿想。


夏天的时候,陈深喜欢在院子里给张启山洗头,那里地方大,水洒出来也不怕;秋天的时候,陈深习惯在房门口给张启山洗头,房间里暖和,不怕洗完头吹风着了凉。天气好的时候,阳光还会从门檐处照进来,暖和。这时的陈深就和冬天晒太阳的花猫一样,嘴里哼着小曲,懒洋洋的。


张启山从来没有帮陈深洗过头,一来是张启山不会,二来就是陈深喜欢去街上的西式理发店,理发的同时看看报纸。...

写啥文啊,蒸煮都发糖了

中秋庆贺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这篇文应该昨天就发的。

如果不是手下的副官提起,张启山已经忘了明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陈深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最近这些日子经常在院子里闲逛,时不时逗逗小姑娘,美其名曰养伤。真不知道是养哪的伤,张启山想。


中秋节,张启山还从来没有正经过过,往年都是给手下的兵放个假,让他们和家人一起。而他自己则是在书房处理完公事后,吃几个厨房做的月饼,就回房休息了。


“今年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张启山对副官说。


副官出去后,张启山不知怎的,想到了现在住在他家的陈深,他那样一个热闹的人,应该会和什么小姑娘一块过吧。


“张启山,明天中秋节,我听厨房的阿香说城里可以...

刺青

祝陈深理发店生意兴隆!


那日的爆炸虽然没有危及陈深的性命,但也对他产生了不小的伤害。不少爆炸时产生的碎片嵌进了他的背,爆炸产生的余波还烧伤了他的皮肤。他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才勉强能下地。又过了大半年,身上的伤也算好了七七八八,陈深才被允许可以跟着张启山一块行动。只是,陈深的身上终究还是留下无法消退的伤疤。


还记得那日陈深身上的绷带拆了下来,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疤,陈深没感叹自己命大,却说以后没有那么多桃花运咯,听的张启山不知该说什么好。


自拆了纱布后,张启山发现陈深总是在他背后直勾勾地盯着他,终于,张启山忍不住问陈深原因。


“你给我纹一个纹身吧。”陈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镜:

梗自网络。存一下。

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去看现场

往事 03

本作者终于想好名字了哈哈哈。

附赠前文链接 01  02(上)   02(下) 有没有发现我越写越长了。

下面正文


张启山注意陈深很久了,从上次米高梅枪击开始。


张启山知道陈深一直在打听自己,他这次来长沙本意是想找唐山海探寻日本人的动向。谁知内应的唐山海竟被发现、枪决,这让他后续难以进行。


陈深来酒吧却很少喝酒,准确的说,是从来不喝酒。他每次来米高梅只点格瓦斯,有时和他一块来的男人却是一个酒鬼,每次来必点烈酒。


陈深最近总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视线,然而每次一回头,却又什么人都没发现,这让他不禁怀...

02(下)

听到佛爷的消息是在一个偶然的时机。

那天陈深如往常一样在米高梅喝酒,舞厅里新来了一个酒保,湖南人,初来上海,还未洗去长沙味。

陈深坐在吧台前,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打火机,就听到那个新来的,脸上毛都没长的酒保在那边吹嘘:“要说长沙界里谁最厉害,那可不就是张大佛爷张启山嘛,手握兵权,连日本人都要让他三分,跺一跺脚,长沙城里得震三震,论辈分,我还得叫一声表叔。”“你要是叫他一句表叔,那你来上海干啥子,跟着你表叔可劲吃香喝辣。”其他酒保嘲笑道。

张大佛爷……张启山?陈深一下顿住了。

“佛爷⋯⋯佛爷那自然是顶厉害的!我⋯⋯我来上海是因为听说上海安全!”新来的酒保面红耳赤,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切,这...

半个淑芬的观后感

兔兔:

赶在开播前看完了《诛仙》,一方面是真的掉坑了,根本停不下来,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更客观地看《青云志》,而不单单是从峰峰粉丝的视角看。周五刚刚看完了书,周日就看到了电视剧,心里还是很激动的。不过鉴于我不是十年老粉,就苟且算是半个书粉吧。


客观来讲,制作真的挺良心的。画面音效特技都有些惊艳,包括灵尊虽然和我想象得完全不一样(我想象的是很轻灵飘逸的飞龙在水里静静地打鼾,但是估计剧组参考的是传统麒麟形象),但是眼神什么的还有点萌,总之没有很尴尬。情节上也比较紧凑,环环相扣,两个小演员的演技出乎意料的不错,尤其是少年张小凡,真的演得挺不错的,对tfboys有点路转粉了。...


知世和小樱真的是一对好cp啊!为什么我小时候没有发现!一切都怪我太天真౿(།﹏།)૭

| 王牌对王牌不可说repo | 凌晨四点 你在干什么

终于知道那天没刷微博错过的究竟是什么了౿(།﹏།)૭凌晨四点的感情,好幸福٩(ˊᗜˋ*)و 有木有wifi~

阿星七:

Excuse me ???????????????????????????????????????hello ????????????????????????????????????????????!!!!!!!!!!!!!!!!!!!!!!!!!!!!!!!


一个路由器的小号:



“超温柔的低沉的声音说等一下”,这苏力我是死了8



桔小梗:...





【杂谈】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

seriker:

萌点相同只是相识、相交、进而相知的契机而已。


最近站的cp,关系最亲密的几个朋友几乎都站了我的雷点,或者是杂食党_(:з」∠)_


然而这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情。


一方面是彼此尊重、相互包容;另一方面一旦成了朋友,而不仅仅是同好,日常话题也就并不只限于cp。


实际上就个人和朋友们玩耍的情形而言,这类话题所占的比重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减少,海空天空、胡乱跑题、无意义扯淡的情形会越来越多。



林朵:




入同人圈后加过若干QQ群,今天正巧打开列表,发现大部分QQ群都已无人发言,有几个甚至因为成...

02(上)

自从在米高梅舞厅看到那副场景,陈深在张启山心中就被打上了“花天酒地”、“油头滑脑”的标签。

那之后,张启山又去了几次米高梅,有时候没见到陈深,有时候能见到陈深。陈深通常点一杯格瓦斯,抽着樱桃牌的日本烟,身旁偶尔还会坐着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女子,那是李小男。

陈深总是望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灯红酒绿,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今晚米高梅舞厅放的是周璇的歌。

周璇是李小男最喜欢的歌星,李小男搬到他家住的时候,箱子里衣物没几件,周旋的唱片到是带了一大摞,把仅有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

一想到李小男,陈深就想到那晚在舞厅门口撞到李小男和苏三省在一起的场景。想到苏三省,又不免想到唐山海的死。

唐山海知道他姓共,但临死前仍然把...

关于启深的十个小秘密

1.陈深初见张启山的时候觉得这人看着一脸薄命相,得离得远远的。

2.张启山一直以为陈深只喝格瓦斯是怕喝醉误事,有一天问陈深,原因竟是格瓦斯便宜。

3.陈深的理发手艺很好,但他自己的头发却像一团枯草,张启山不止一次嘲笑他了。

4.陈深刚到长沙时,和张启山手下的兵都打了一架,最后成了他们的头儿。

5.张启山和陈深第一次接吻是有一天陈深给张启山理完发之后。那天的夕阳特别美⋯⋯结果晚饭时众人发现陈深的嘴出血了,张启山的脸颊青了。

6.第一次上床⋯⋯他俩盖着棉被纯聊天。

7.张启山画技很好,只是他很少动笔,但他有一本画着陈深的素描本。

8.那次爆炸后,陈深身上大面积烧伤,其他地方的伤慢慢好了,只有左胸上的伤疤一直在,...

刚刚理清了麻雀的时间线和人物,突然发现陈深和张启山的交集在1940年后,可是我想写他们在孤岛时期的见面,怎么办?

记性不好的张启山

张启山第一次见到陈深的时候觉得陈深这家伙在战地医院那么乱的地方都能静下来给人剃头,是个人才。但离开战地医院,过了一周,张启山就把陈深这个人才忘到脑后去了。

张启山第二次见到陈深时,地点已经变成了上海洋场中温暖如春的米高梅舞厅。

陈深抽着一支樱桃牌的日本香烟,烟雾缭绕,活似一个花天酒地的上海小开。他对面坐着一个穿着考究大衣的女人,一类不应该出现在舞厅的女人。

女人刚刚和陈深谈完,走向门口。然后张启山就看到一群黑衣人冲了进来,他们的目标俨然是那个穿着考究大衣的女人。

“砰!”一声枪响,那个女人被击中了腿。

舞厅顿时变得十分混乱。那个上海小开冲了出去,再走进来时,跟在了一个明显是那伙黑衣人...

每一句情话都是心头血,
每一篇肉文都是指尖肉。
熬尽心头血,
剜光指尖肉。
也睡不到心上人。

第一次入穴【R】

“啊⋯⋯嗯⋯⋯啊⋯⋯够了⋯⋯”
陈深嘴中咬着枕巾,眼眶有些泛红。
“再等等,马上就好。”
张启山伏在陈深背上,两指探入底下的穴中,缓慢地探索,听到陈深催促,又探入了一指。
“啊……”
陈深的耳廓红的滴血,与颈后的白形成了鲜明对比。
陈深的耳朵小小的,看上去很可爱。
都说耳朵软的男人怕老婆,那耳朵小的男人呢?
张启山心里想着有的没的,低下头舔了舔陈深的耳朵,瞬间手指感受到了滞涩。
“你干嘛呢?”
陈深挣扎着转过头来,眼角眉梢染上了胭脂,带着一股平时看不到的风情。凶巴巴的话因为忍耐不住的喘息好似调情。
张启山趁着陈深说话时的放松,整个身子都进入了穴中。
张启山额头上的的汗滴到了陈深布满细汗的后背。
“嗯⋯⋯”
陈深不禁发出了

为什么会选择站启邪呢,启深才是天生一对啊,年代相同,一起抗日,从革命情谊发展到烽火爱情最后转为相守一生的灵魂伴侣,多棒的一对cp啊!

第一次见面



张启山第一次见到见到陈深是在战地医院里。

战地医院里的气氛大多紧张、忙乱。时不时从那个角落就会传来伤员的惨叫声,护士行色匆匆穿梭在过道,手中拿着沾血的纱布或端着盛满血水的脸盆。

但陈深不一样。

张启山眼中的陈深就像一个小镇里的剃头匠,那种干了一辈子剃头工作的老师傅,却仍然对下一次剃头认真专注。

陈深那个时候正用剃头剪子给毕忠良剃头,方便毕忠良包扎。周遭的声音,血腥味都与他无关。

张启山那个时候觉得陈深这小子有点意思。

什么叫cp粉

保生娘娘:

【说的贼好了,痛快


【他们怎么样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生活,无需打扰,无需不甘,请做好自己该做的


【大过年的掐什么掐,爆竹声中一岁除,西轰送暖入屠苏


【这其实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啊。


梅心竹影:



最近掐得太多了,趁着还有网吐个槽……

我是cp粉,但我不是双担。实在要说,我算是双不担。

我不会投票,不会打榜,不会接送机,更不会探班。

但我去看了1120生日会现场,买了ep,还有写真集。我也去看了栀子花开怦然星动,还有老炮儿。

我没有做的那些,因为我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我做了的那些,因为我有了时间有了精力。更多...

1 2 ————
©亦川 | Powered by LOFTER